返回首页 欢迎您登陆 百货商业 今天是:

《百货.商业》杂志

 
搜索  
忘记密码?

溥心畲艺术品市场崭露头角

2014-4-7 22: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62| 评论: 0|原作者: 亚宁

摘要: 2014年初,全球顶尖的在线艺术品交易和研究平台Artnet根据年度作品成交额评出2013年度“十大艺术家”排行榜:安迪·沃霍尔以4.271亿美元高居榜首,张大千、齐白石和赵无极三位中国艺术大师均榜上有名。张大千以3.206 ...

2014年初,全球顶尖的在线艺术品交易和研究平台Artnet根据年度作品成交额评出2013年度“十大艺术家”排行榜:安迪·沃霍尔以4.271亿美元高居榜首,张大千、齐白石和赵无极三位中国艺术大师均榜上有名。张大千以3.206亿美元高居第三位,在华人艺术大师中首当其冲,位居榜首。台北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兼展览组组长巴东认为,张大千是中国在20世纪最具国际知名度的画家。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甚至认为,张大千的作品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中,尤其是在书画版块交易中,具有价值参考意义,堪称“价值标杆”。

张大千的作品在2013年可谓是大放光彩,同时,201311月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松窗采薇——溥心畲绘画作品展”将这位曾经与张大千并称“南张北溥”的书画大师,带回艺术市场,有收藏投资界人士曾预测,溥心畲的书画也许能成为马年的“经济适用股”。

溥心畲目前是二线画家的名气,三线画家的价位,但若论绘画功力,可以算得上上乘,作为长线投资是最好不过的。目前溥心畲作品市场行情不够高涨的原因,大致有两方面:一方面,形式上并没有太多创新,这一点既没有如李可染在写生方面的开拓,也没有创造出傅抱石一样的“抱石皴”,更不似石鲁那样的个性分明。另一方面,题材上没有妇孺皆知的标志性形象,如李可染的牛;李苦禅的鹰、鸬鹚;徐悲鸿的马、狮、猫;潘天寿的秃鹫;齐白石的虾;黄胄的驴;张大千的猿。所以让人很难第一时间记住他。

但是,收藏家杨子渊曾这样对比张大千与溥心畲的作品:“二人的性格差别极大,但对待传统绘画的态度是十分接近的,并且作为全能的画家,他们都是同时代的佼佼者。张大千的画相对大气磅礴,极适合悬于厅堂之上;溥心畲的画清秀雅致,更适合于几案清赏。张大千临摹古画是‘几可乱真’;溥心畲是借古抒情。张大千是以笔墨韵致胜;溥心畲是以书卷气胜。张大千门人众多,代笔亦多;溥心畲严于授徒,赝品相对较少。张大千的佳作以市价论之;溥心畲对佳作往往自藏。”由此可见,溥心畲作品的艺术价值大有上升空间。

 

书画艺术

溥儒(1896-1963),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字心畲,清朝宣宗皇帝后裔,恭亲王奕之孙。由于出身皇室,他自幼饱览清宫内的历代书画珍品,陆机的《平复帖》、韩的《照夜白图》、易元吉的《聚猿图》以及宋元山水名家乃至无名家的作品,都成为溥心反复临摹的对象。他勤奋好学,文章弥雅,著作甚丰。经史诗文的涵养与书法的陶炼,以及对传统书画艺术的观摩与积淀,使得溥氏之画涉笔不落畦径,蔚为逸品。溥心畲的绘画没有董其昌所谓的“南北宗”界限,他既学南宗之董、巨,又学北宗之马、夏,出于南宗的文人气,下笔却有北宗的坚挺感。作为20世纪中国画坛传统派代表人物,与张大千齐名,成为当时中国画坛的“双星座”。1949年赴台,与黄君璧、张大千并称“渡海三家”。

溥心畲的画风成熟较早,在中年基本已经定性,至晚年亦鲜有显著变化,这一点不像张大千由学石涛的清秀到研习敦煌后的富丽,再到晚年的大气磅礴;也不似陆俨少那样精研传统后创出个人的“云水法”。这是影响他开宗立派的根本原因。 

溥心畲以“北宗”山水画驰誉画坛,他大多数山水画的构图可明显看出是从南宋的“边角”之景变化而出,皴法也多用斧劈、钉头,然而他的画中,大块的侧锋斧劈皴较为少见,画面所体现出的是一股和谐宁静之气,设色淡雅,意境悠远而耐人回味,正是历代文人画家所致力追求的境界。溥心畲“北宗”画风的作品皆重勾斫,少渲染,用笔简洁爽快,无论皴法、山石树木,都可以从南宋院体山水画中找到他的取法之处。但因其早期学过“四王”的画法,且具有文人的修养,使他的画又和“北宗山水”不完全相同而有自己的风格体貌。溥心畲作画时讲究笔墨的枯湿浓淡,虚实变化,在水墨运用方面吸取了许多“南宗”文人画技法。故其所作山川树石,烟云秀润,拙中带秀,蕴蓄丰厚,完全不同于当时“四王”画家只求干墨重笔之法,一扫甜俗、靡软之气。而他本身的文人修养使其不取“浙派”横扫狂刮之法,画中洋溢着浓厚的“书卷气”,有刘、李、马、夏的刚劲之气,无“浙派”狂放、浮燥之感,又包涵了文人画中温润的“士气”。溥心畲以“北宗”山水之体格来表现南宗山水之精神,抒发胸中逸气,从而打破了当时文人画暮气沉沉的局面。溥心畲还比较喜欢画雪景山水,他于1933年画的《古寺疏钟》曾参加柏林中德美术展览会并获奖,故张大千赞扬道:“并世画雪景,当以溥王孙为第一。”他还擅长画界画,在《寒玉堂画论》中对界画还有专门的论述,自清袁江、袁耀以降,能留心界画者恐怕也只有溥心畲。

 

拍场风云

溥心畲,这位当时颇负盛名的画家,由于历史、政治等复杂原因,一直缺少应有的关注和深入的个案研究,甚至一度在美术馆的展览中绝迹,而仅见于各大拍卖的近现代书画专场。

在技法上,溥心畲最为人所追捧的是他的白描作品,其作于1962年的《千岁盘老龙卷》曾以5,750,000元成交,全卷用白描的手法绘制了十五棵虬松,苍厚婀娜,此卷与同擅绘制古松的文征明笔下的松柏有异曲同工之妙。除松柏外,以山水为题材的1954年作的《秋声赋》以2,242,500元成交;以仕女、罗汉为题材的《罗汉图》横披以1,782,500元成交、《秋风美人》以1,232,000元成交、1951年作的《焚香闲诵蕊珠经》以1,092,500元成交,可以说,白描类型的山水、花鸟、人物都曾以过百万的记录被藏家收入囊中,市场对其此类作品的认可可见一斑。收藏家蒋维国为此类作品开出了这样的价位表:“这类型的精品之作,市场价位可以达到50/每平方尺,普通作品也可以拍到30万元/每平方尺,很多精品会让人产生一种见到唐伯虎原作的错觉。”

从形式上,溥心畲最受藏家追捧的作品是手卷。手卷以其包含的信息量以及其最能代表文人雅玩品鉴的形式一直是各路好手竞相争夺的恒久类型。溥心畲无论是使用浅绛抑或是青绿的手卷,在市场上都有着不俗的表现。2013512日,北京诚轩推出了五件溥心畲手卷作品,全部交出过百万的战绩,成交率堪比白手套专场。我们注意到,这五张作品的尺寸均不足一平方尺,却拍出了过百万的高价,可谓字字珠玑,是典型的以小而精取胜的范例。“此类型作品的市场价位在40万元/每平方尺,普通作品亦可达到20-30万元/每平方尺。”蒋维国如是说。

册页是溥心畲在市场上常见的表现形式。作于1956年的《金刚经寿母册》曾以1,320,000元拍出,全文5212字,一丝不苟地用楷书抄录了《金刚经》全文。《鸟兽小册》(十四开)1,232,000元成交,画中描绘了龙、虎、马、猿、鹫、白鹭、鹄、黄鹂、鹿、羚羊、鼬、刺猬、蝙蝠、龟等动物,其为飞禽走兽传神写照的精能手段不能不令人叹服,其水平之高毫不逊色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水墨本十六开册页。

溥心畲的书法价值不逊于启功。众所周知,启功的画贵、字更贵,均价在20-30万元/每平方尺,精品可达50万。作为启功的族长,溥心畲并不以书法名世,但其书法作品价位丝毫不逊于启功。对于溥心畲的书法,启功可谓推崇备至,曾在他的《启功题跋》中对溥氏书风的形成、发展、嬗变进行过深入地论述和探讨。他作于壬午(1942)的水墨洒金团花笺《十二月令联》镜心曾以3,024,000元的高价拍出。水墨落霞笺《行书十二月令联》十二帧镜心曾以1,120,000元成交,每平尺达到40万元。作于丁酉(1957)的水墨团花洒金笺《楷书七言联》镜心曾以690,000元拍出,每平尺达到近50万元。对民国书法颇有研究的收藏家杨紫渊指出:“溥心畲的书法作品价格,各种式样的价位存在一定的差距。溥心畲喜欢用“团花笺”,用这种材料书写的多条幅联对和洒金笺类对联的价位最高,普通作品达到20-30/每平尺,精品可达到40-50万元/每平尺。而普通宣纸的立轴、信札等作品均价仅在2-5万元/每平尺,精品在10万元/每平尺左右。溥心畲曾自制一种名为“落霞笺”的上等纸张,这种纸是按照溥心畲的心境而制成,颇有些行云流水的意味,用这种质地考究的材料书写而成(的作品),价格自然不会太低。他曾用这种自制纸张书写过杜牧的《阿房宫赋》,更是他至精之作。” 

 

心畲绘画、书法辨伪常识

溥心畲作品的鉴定相对其他大名家而言比较容易。从根本上来说,溥心畲出身皇族,在绘画方面的材料选择十分讲究。很多画家由于具备超凡的笔墨驾驭能力,因此择笔不择纸,如齐白石、黄宾虹、黄胄、陆俨少、石鲁。而还有一些画家对笔墨纸砚却是十分挑剔,如溥心畲、李可染、吴湖帆、于非、张大千等。

溥心畲绘画使用的绢绫都是上好的粗纹熟绢,质地坚实。据启功回忆,溥心畲早年练过武术,并常年进行书法创作,特别注意对腕力的训练,故而他的线条比一般画家更为劲健灵动,越是精致细腻之处越显功力,这是对造假者难度极大的考验。

他所使用的颜色更是旧时宫中的矿物颜料,不仅颜色纯正且历久不变,不会因托裱而变灰或脱色。包括印泥也是选用上好的艾绒,古雅沉稳。因此,以材料而言,普通水平的作伪者在第一层面就很难接近溥心畲的原作。

姚梦古将“渡海三家”的溥心畲、张大千、黄君璧的绘画作比,称张大千为“妙品”、溥心畲为“逸品”、黄君璧为“能品”。纵观溥氏渡台前后,画风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早年师法南宋的马远、夏圭以及明代的唐寅,用笔俊朗飘逸,以骨力盛,自1949年到台湾至1963年病逝,早年激励的笔线逐渐变得含蓄,很多山石的皴法已经将线条融掉,特别是设色类作品。

书法方面,溥心畲最擅长行草书和楷书,其绘画上的题跋多是行草书,而作为书法作品的对联常喜欢用楷书,也代表了他的水准。他一生的书写风格可以概括为两个时期:早年因专习唐碑,因此用笔方正遒劲,结构内劲外松,这一时期非常推崇成亲王永的书法,并极力模仿;1949年渡台以后,楷法更趋平正舒缓,逐渐脱去早年险峻的书风,更为醇厚。

而今书画艺术市场上,溥心畲的仿作已然不少,但是其作品真迹行笔之迅疾潇洒,画面流露出之清雅真气是绝难模仿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站简介|联系信息|会员服务|小黑屋|广告服务|网站地图|会员注册|招商加盟|企业招聘|TAG|
 
版权所有《百货.商业》杂志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21号中百协商务楼106室
咨询电话:010-51919050 传真号码:010-51919039
京ICP备11036015号-1   
 
 
返回顶部